小辈悠悠哉哉的顺着这城边朝着皇宫的方向返回

 “母皇,这可真是有缘分呢,说起来他还算是天子的门下,可是这一届的状元郎啊。”
 
    “他刚才可是说自己叫顾峥的,又是探花使,不是最近那风头无量的十六岁就登顶的,狄公的最后一名弟子吗。”
 
    “整个洛阳啊,简直就是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的。”
 
    听到这里,武皇陛下也有了几分的印象,这就是让张昌宗两兄弟无比看不顺眼,说是走了后门的小子吧?
 
    可是看到了他在马背上的风姿,不太像啊,就这骑术的水准,无缰绳而御马的本领,如此的轻松,就算是经常在边疆御敌的一些老兵们也是做不到的啊。
 
    越是这样,武皇越是感兴趣了起来。
 
    想要见见这个名扬洛阳的新人的真面貌。
 
    此人跑的远远的叫嚷还不算,他竟是以纱敷面,根本看不见真容啊。
 
    想到这里的武皇,整个人就站在了观星台的三层之上,而她那明黄色的身影一经出现,正好途径到了此楼之下的一众学子中的人,就有人发现了武皇的身影。
 
    他们顾不得左右袭击过来的瓜果,反倒是齐刷刷的朝着楼上人的方向拱手施礼,力求自己的仪态得当,在武皇的面前,能够留下一个好的印象。
 
    “拜见武皇陛下,愿武皇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
 
    而随着学子们的施礼,周围的贫民百姓们,则是下意识的就抬头转身的朝着三楼的方向望了过去。
 
    这老百姓们,也随着学子们一起,心儿砰砰跳的乱七八糟的喊了起来。
 
    “皇帝陛下万岁!”
 
    “参见陛下啊!”
 
    一时间,这街道上原本还是喧闹不已的场景,也跟着安静了下来,竟是没有半个人敢再造次了。
 
 510 阴谋起
 
    史上最喜欢与民同乐的武皇陛下,就这样施施然的在楼上的高台之上,将双手的手臂展开,朝着底下的百姓们,做了一个简单的平身的姿态,带着她那高高在上的威仪,开口发了话。
 
    “今日中,乃是杏林探花宴的传统,朕本就应该与民同乐,不分彼此。”
 
    “也只有在今日这般的场景中,朕才能看到我大周朝的一派的欣欣向荣景象,我大周朝的学子们,是怎样的一番风貌。”
 
    “殿试,原本只是历朝历代的皇帝陛下筛选人才的一种方式罢了,到了本朝,也是可有可无的选拔可用的官员的辅助手段。”
 
    “在今日中,朕看到了这一届学子们的风范与济济人才,为了让朝廷选材的方式不拘一格。”
 
    “朕倒是有一个小小的建议……”
 
    武皇陛下的这一番话说在众人的面前,让道路两边的某些围观的官员们,心中都涌现出了一种不祥的预感。
 
    这位最不按照常理出牌的皇帝陛下,她又打算干什么?
 
    很快的,这群官员们就知道了,因为此时的武皇陛下,已经当着所有人的面前给说了出来了。
 
    她没有与朝臣们商议过,这是典型的想一出是一出的反应。
 
    武皇陛下是这样说的:“所以,朕建议,朝廷将增设一场在洛阳皇宫内举办的殿试加试,它的成绩将会记录在吏部,也是诸位在接下来的吏部的选官考试的标准之一。”
 
    “若是问这次殿试所占得比重是多少?朕认为,那就是一半一半吧。”
 
    “是的,只要你的治国的理论,有新意,对这个国家有帮助,朕都会给在场的诸位一个公平的展示自己的机会。”
 
    “所以,诸位新科进士们,咱们三天后的殿试上见吧。”
 
    说完,就一挥大袍,示意诸位的活动可以继续搞了,而武皇的身影,也随着她的转身,消失在了这观星台上。
 
    这一手的先斩后奏,玩的还真是熟练。
 
    现在是金口玉言已经开,大臣们想要阻止……都阻止不来了。
 
    随着武皇率领的队伍们的离去,这道与街道上的百姓们无关的消息,也被大家遗忘的飞快,他们还是自发的围绕着这一科的进士们笑闹着,但是现在所有在场的学子们,有一个算一个的,却都是没有了跨马游街的兴致。
 
    这殿前试,可不是大唐朝到大周朝的常态。
 
    平日中皇帝不心血来潮,圣旨言明的话,这一科的进士们只需要等待一周后的吏选考试过后,就知道今后的去留了。
 
    但是现如今的这段小插曲,可真是打破了原有的规矩。
 
    这对于那些汲汲营营之辈来说,莫不是一个出头的好机会。
 
    了解武皇的喜好,在殿试中给当今天子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。
 
    那么那录取率只有百分之八的吏部选官的考试,还算个p啊!
 
    这一届,能够一飞冲天不再是那可怜的几个人,这一届,没准是我等不得志之人真正的腾飞的机会呢。
 
    那些原本都对此届的考试不抱希望的后进排名的进士们,此时又斗志昂扬了起来。
 
    短暂的成功算什么?
 
    只要是机
    那计划,却是已经顺利的展开,而今日中的太平公主的试探,是来明确她母皇的心了。
 
    已经率先离去的武皇,携带着宫中的女眷,小辈,悠悠哉哉的顺着这城边,朝着皇宫的方向返回。
 
    金鼎黄纱的车驾之中,只有最受宠的太平,正歪斜在武皇的身边,陪着母亲聊着天。
 
    她的眼睛望着一旁的白马寺的方向,手中的帘子也是分毫不差的就在他们车队经过,恰巧能看到那明光寺的大圆顶的时候……开了口。
 
    “母皇,今日中难得出宫,您就打算这么回去了?”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